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宣传 >> 河南将现首位盲人高考生

河南将现首位盲人高考生

日期:2014-06-04来源:鹤壁市残疾人联合会浏览:2457

   

    李金生是驻马店一名按摩师 两天后他将踏入考场,成为河南高考史上首位盲人考生

  允许盲人参加高考,提供盲文试卷 国家无疑为李金生们打开了一扇窗

  然而,盲人考试是否真的便利?高考能否改变盲人命运?这些仍需时间去检验

  昨天上午,盲人李金生拿到了高考准考证,6月7日,他将踏入考场。

  允许盲人报名参加高考,提供盲文试卷,全国高考为李金生们打开了一扇窗。

  然而,盲人考试是否“便利”?普通高校有没有条件接收盲人大学生?高考,是否能让盲人脱离按摩、音乐等传统职业的束缚,倒逼中小学的盲生教育改革呢?

  备考

  忙时给人按摩

  有空就用电脑听试题

  6月1日,距高考还有6天。

  上午8点,40岁的盲人李金生起床、洗漱、吃饭。

  他的按摩店位于驻马店市文化路中段,有两个房间,东间摆着几张床,几名师傅正给客人捏背、拔火罐;西间用铁皮隔成上下两层,下层生火做饭,上层是李金生的卧室。

  上午客人不多,李金生就上楼,在电脑上打开2013年高考文综北京卷电子文档,读屏软件开始逐字逐句地朗读起来。

  不一会儿,志愿者、黄淮学院大一学生刘奇和李毅赶来,为李金生解释试题选项,传授做题技巧。

  “读图题最慢。”李毅说,一张图常人看一眼就明白,给李金生转述就得七八分钟。而这套试卷35道单选题中,就有11张配图。

  对已高中毕业20多年的李金生来说,数学、英语复习起来最为吃力。

  从下午3点开始,按摩店客人多了起来,李金生下楼干活。他一直忙到夜里11点,端起三大碗稀饭,一饮而尽,又上楼打开电脑听试题去了,直到夜里12点才休息。

  争取

  奔走几个月

  终于拿到高考“入场券”

  “每年这时候,顾客们都会讨论关于高考的事儿,我就很羡慕。”李金生说。

  2008年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规定,国家的各类升学考试,应为盲人考生提供包括专用试卷在内的便利。去年12月,李金生决定争取这项权利。

  最初,李金生的户籍所在地确山县招办拒绝了他的报名申请,后经媒体呼吁,他最终报名成功。

  今年3月28日,教育部下发的《关于做好2014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专门提到,“有盲人参加考试时,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

  今年4月,李金生通过了体检,参加高考的事儿终于尘埃落定。

  “这回报名还算顺利。”李金生说,2000年,为争取中医自学考试资格,他多次到北京、郑州反映诉求,吃自带的馍、大蒜,喝自带的水,晚上裹着被褥睡在路边。吃了那么多苦,直到一年多后他才获准参加考试。

  他想学法律,因为“听说天津有个盲人律师,我也能行”。对于学校,他倒没特别的要求,“只要能接收,我都愿意去。”

  有人问:“这么多年没摸书本了,你能行吗?”他笑了笑答道:“考考呗,说不定能录取呢!”

  问题

  盲人参加考试 能否真正享受到便利?

  昨天上午,李金生从确山县招办拿到了准考证,工作人员告诉他,考试时间会酌情予以延长,具体是,语文、文综延长40分钟,数学、外语延长半个小时,在普通盲文试卷上作答。

  “写盲文卷,得用写字板套在卷子上,拿盲文针一个一个戳,速度慢。”李金生说,自己2007年就开始用电脑上网,一个读屏软件就能让他浏览信息,用五笔字型输入法敲字符也比写盲文快得多,他就想申请能在电脑上作答的“电子试卷”。

  但工作人员告诉他,电子试卷无法读图表,技术上还不成熟,只能用盲文卷。

  昨天下午,另一名盲人考生张耀东的父亲张鉴说,孩子是低视力,借助放大镜能勉强读字。当地招办给他提供大字号试卷,允许他使用放大镜,但拒绝了延长考试时间的要求。

  “让盲人做图表题,跟让听不见声音的人做英语听力一样,都不现实。”长期关注盲人高考的公益人士王瑞说,在不少国际考试中,对于视力障碍考生,要么把图表题换成同等难度的计算题,要么除掉图表题的分数,以余下的题为满分,按比例换算。

  她说,《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里提到,社会应给残疾人提供“合理便利”的服务,低视力考生可能需要大字号试卷和放大镜,全盲生可能需要电子试卷,因人而异。

  盲人入学 高校能否提供无障碍学习条件?

  “听到盲人可以参加普通高考的消息,我心里也激动了一下。”正在郑州盲聋哑学校念高中的小范说,但他也担心,除了已经开办盲人教育的北京联合大学、长春大学等学校的特殊教育学院,其他高校可能缺少对盲生教学的软硬件条件。

  他的邻桌小曲则担心,与普通生聊天很难有共同话题,“怕被孤立。”她更倾向于针对盲生的单招单考。

  “盲生融入普通高校并不难。”王瑞是河南新乡人,从小双目失明,在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念完了大学。

  她回忆说,国内盲文课本的印刷比较滞后,但老师在课堂上会给学生讲解行业内最前沿的知识,通过做课堂笔记,盲生也能掌握相关知识。

  另一方面,2012年,国家颁布《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包括学校在内的公共场所都应设置保障残疾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设施,盲生在高等院校就读,并不需要学校在硬件方面再做太大投入。

  参加高考

  能不能改变盲生的命运?

  “保障残疾人上学权利,其实也是保障我们自己。”郑州盲聋哑学校周副校长认为,保障盲生高考,可能会额外支付一定的社会成本,但为残疾人提供“不受限制的”服务,代表着社会的进步。

  不过他也认为,盲生以触觉、听觉获取信息,量小、难度大,与普通高三毕业生相比,确实不具备竞争优势。

  “生存,是盲生们的第一任务。”郑州某大学英语系毕业生蔡同学双眼视力为0.1~0.2,看东西吃力,毕业找工作时,60多家单位拒绝过他。他认为,盲生首先要学一样养家糊口的技能,再谈深造的事儿。

  青岛盲校老师孙涛认为,盲生与普通学生存在竞争力差距的主要原因为固定的职业选择。

  他说,全国针对盲生的专业只有针灸按摩和音乐表演,多数盲生从事的职业就是推拿按摩,学习成绩好坏对未来就业影响不大,盲生学习动力有限,包括家长的培养动力,老师的教学质量也会打折扣。

  “或许有盲人在其他学科上有天赋,但他们一出生就被告知,将来只能学按摩,开店养家,这是不是对天性的扼杀?”在王瑞看来,允许盲人高考,就是给小学、初中、高中的盲生们以希望。有了上普通高校的机会,他们会发挥天赋,学校也会因材施教,“或许再过几年,盲生能在高考上闯出一片天地。”

网站无障碍声明 - 联系我们

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038号